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蝴蝶骨(古言 1v1) > 第一百二十九章羁绊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第一缕熹光映于花窗,幽俗长风,宁静致远。

      白日昼长,混沌迷蒙,裴筠庭迟缓地睁开一道缝,便放弃抵抗重新闭眼。

      眼下她正被燕怀瑾圈入怀中,左右掣肘,索性再多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日上叁竿再上叁竿后,当她再次睁眼醒神时,枕边空荡荡,周遭也已收拾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  裴筠庭惊惶失措,脑中写着两个大大的“逾矩”。

      为何无人唤她?燕怀瑾就算了,银儿轶儿,甚至厌儿又在哪儿?

      拔剑四顾心茫然间,寝宫门缝的暖阳由一小道涧溪变为盛满的溪湖,少年肩身渡金光,环着双臂,步履轻快得仿佛仅是随意过来看一眼。

      一夜餍足,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怎么不喊我!”裴筠庭胡乱扒拉着衣裳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  燕怀瑾忍俊不禁,走上前,慢条斯理地替她件件穿好,眼神玩味:“我没有吗?不如你自己再好好想想?”

      “......”一听这话,便知指定没好事。

      “放心。”他掀袍坐在床沿,“中秋佳节正值我成婚,共休沐叁日。母亲闭门谢客调养身子,你醒了再拜见也无妨,毕竟这会儿她正针灸呢。早晨我看你困得神志不清,便想让你多睡会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那皆是拜谁所赐?”

      他认命:“我。”

      裴筠庭嗓音嘶哑尚存,瞪他一眼便要下床,怎料他抬手拦住去路,沉声道:“还酸吗?有没有力气?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  “行。”燕怀瑾开始主动拉下帷幔,“既然恢复了力气,那便把昨日死活求我停下的事做完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?”

      ......

      刑场之上,罡风猎猎。

      温璟煦微眯双眼,同周思年耳语:“太子走前曾交待我,若他迟迟未归,一切照旧,不必等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明白。”说罢,他颔首示意行刑开始。

      倘若裴筠庭在场,恐怕也难以辨认被五花大绑架于酷刑架上,那血肉模糊、瘦得皮包骨的男子究竟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  “可有遗言?”

      “......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有遗言?”周思年耐着性子重复,依旧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  正要问最后一遍,肩身突然多出一只手,稍使力,成功止住他的话:“罢了,想必意识都不清醒了。多说无益,行刑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韩文清其实很清醒,因为每一处撕裂的伤口都使他痛苦万分,即便他表现得无比平静。

      头跟四肢皆套上了皮绳,韩文清被人推推搡搡,踉跄行至刑场中央。

      有那么一瞬,他在烈烈风烟中嗅到了故土的气息,比天子脚下堆金砌玉的荣华更令人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  囚禁牢狱数月,他的癔症和蛊毒日渐加重,加之严刑拷打,早已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  他遗忘了自己在燕京城遭受磨难的十数年,遗忘了自己工于心计的每一步路,也遗忘了曾千里迢迢前来寻亲的亲弟弟,满心满眼,唯有魂归故土,仿佛这样才能寻求真正的安宁。

      车裂酷刑,非常人所能忍。

      天际蔚蓝,万里晴空,如同一滩湖水,平凡且沉静。

      韩文清失神地凝望着,直至身体生生撕裂成拼凑不全的碎片前,他嘴唇张阖,似乎说了什么,却再无人能知晓答案。

      客居人间,红尘喧嚷,繁华于他而言,终不是安身之处。

      地气秋仍湿,江风晚渐凉。裴筠庭自坤宁宫请过安后,便在回东宫的半途中遇见了周思年。

      “筠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