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 > 番外(三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“lydia,你脸色好难看。”

      晚宴结束后,董桑尔担心地将手敷在她手背上,“那些人的话不要理嘛,狗仗人势还摆谱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没事,oonagh,刚才还好你在的,你帮我好多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们一家人客气什么,真的不要紧吗?还是早点回去吧,这事情也难搞的,没想到她们这么不给面子。要是妈妈在就好的,我们年纪轻,自然不把我们放眼里。”

      当然,可何林曼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啊,不可能算了的。

      晚上何淮安在公司加班不回来。

      刚好她也方便的。

      老宅里。

      何诚介在书房,外面门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  他沉着脸去开,这做事的工人实在没分寸,不知道——

      “林林!你干嘛了,好端端怎么哭了,martin欺负你?”

      他一脸错愕地看向女儿,眼泪跟掉了线的珠子似的一颗颗地落,没有大哭大闹,就是红着眼眶,眼睛里含着眼泪,抿着嘴无声哭的。

      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你跟爸爸说啊,你不说——martin呢,是不啊他欺负你?不是,那怎么了,啊?谁啊,谁敢动你!”

      “爸爸,我不好说的,我本来……我本来回家也算了,可是真的好难受,我都没这样被人对过的。”她哽咽着抹眼泪,被何诚介拉到书房里。

      这都急死了,好端端的,哭这么委屈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今天去参加晚宴,然后呢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完,而何诚介的脸也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  “也就是说,那姓梁的坑了martin不够,老婆还跟人给你脸色看?什么东西,当我死了啊!”何诚介勃然大怒,啪地一巴掌拍桌子,吓得何林曼抖一抖。

      “martin搞什么,他出事不找我,自己一人死公司里憋着?我说他干嘛天天窝那鬼地方不出来——这没用的东西——我真的——林林啊,没事的,为这哭不值当,啊?不要哭了,他们算个什么东西,给点脸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!”

      “爸爸,这事情我们也没办法的,谁让我们不如人家厉害!我年纪轻,不被当回事也正常。她们说得也对,我没了家里,什么都不是的。家里顺着我,是你们疼我,不代表我在港城是个东西啊!”

      何诚介肺都要气炸了,自己儿子的成果被人偷,女儿还被欺负受气了。

      当即红着脖子吼:“她说得对?她对也要有那命啊!什么东西不知道,欺负我们头上来了!谁家女儿能比过你,啊?我女儿哪里不好,港城就挑不出来!年纪轻,年纪轻啊……她有这命么,几岁的老东西不知道的!林林,这种人不要理的,你别听知道吗?别哭,你是我何诚介的女儿,我还没死呢,敢给你们耍手段!”

      他先哄好女儿,自己坐在书房待了许久,直接拟了一份方案给底下人交代。

      林太从董桑尔那听说这事,马上电话就打来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到底怎么了啊?林林,你傻不傻的,受委屈不跟舅妈说,你别哭啊!哎呦,舅妈不在港城的,不哭,不哭!那这样,林林,你现在来澳城一趟啊,我跟你小姨都在的,你来玩玩,散散心,让oonagh一起来啊!”